数字报 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外文版
繁体中文

古装剧中的那抹“幽蓝”,你真的了解吗?

http://www.e23.cn2019-07-22时报

    摘  要:近些年,《甄嬛传》《如懿传》等古装剧的争奇斗艳让“点翠”这位枕石漱流、东山高卧的“隐士”一时间引起了很多剧迷的关注。再加上国家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大力宣传,点翠工作室、仿点翠教程纷纷上线。一门在古代曾经辉煌过的手工艺终于借助流行文化重新走入大众视线,但“非遗”流行的背后,也存在让人担忧的问题。

  近些年,《甄嬛传》《如懿传》等古装剧的争奇斗艳让“点翠”这位枕石漱流、东山高卧的“隐士”一时间引起了很多剧迷的关注。再加上国家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大力宣传,点翠工作室、仿点翠教程纷纷上线。一门在古代曾经辉煌过的手工艺终于借助流行文化重新走入大众视线,但“非遗”流行的背后,也存在让人担忧的问题。

近日,记者奔赴苏州,采访了渝派花丝镶嵌、点翠技艺非遗传承人左书侨。

古装剧中的那抹“幽蓝”,你真的了解吗?

  (小)点翠并非“活体取羽”

点翠工艺是中国传统的珠宝加工技术,是翠鸟的羽毛和金银相结合的精品珠宝产品。在清代皇室贵族中,以一些点翠珠宝为时尚,其独特的工艺和超高的制作手法,完全可以称为世界羽毛文化的“羽王”。但如今,伴随着名气而来的,是人们对于这门手艺从未间断过的争论,而争论中也不乏误解。其中,人们的争论热点主要聚焦在传统工艺和动物保护主义之间的矛盾,只有率先消除这一疑虑,才能更好地探讨点翠的传承。

古装剧中的那抹“幽蓝”,你真的了解吗?

  很多人认为,用翠鸟羽毛来装饰饰品的做法过于残忍,甚至在网上有“活体取羽”的说法。但是根据暹罗国金叶表文里的内容,当时向明政府进贡的是翠鸟皮毛。而且按照《大明会典》规定,明政府对于暹罗国的贡品是原价收购的,其中就有“翠毛每斤三百文”。两个例子皆可说明翠羽取自翠皮而非活鸟,这与当代人穿着的兔皮、貂皮大衣并无不同,因此活体取羽的谣传便不攻自破。

  其次,很多人将点翠与象牙、犀牛角相提并论,这种错误认知源自于概念的混淆。象牙和犀牛角是国家严禁贩卖的保护动物,而翠羽的交易并没有被相关部门明令禁止。很多人认为翠鸟属于保护动物,殊不知翠鸟属有15种、48个亚种之多,其中只有蓝耳翠鸟、豁嘴翠鸟、斑头大翠鸟等少数种类属于保护动物。而据非遗传承人左书侨先生介绍,因为它们的羽毛材质不适合制作点翠,并未被他们的工作室用作制作材料。现在工作室的翠羽一部分采用的是被IUCN定义为无危(LC)的翠鸟翠羽,如蓝胸翠鸟、普通翠鸟等,另一部分翠羽则是从老物件上收集到的翠羽。左书侨的工作室也曾向有关部门报备,确认了工作室使用的翠鸟并不在保护名单之列。

古装剧中的那抹“幽蓝”,你真的了解吗?

  还有人担心,随着点翠的流行会导致翠鸟灭绝。对此,左书侨认为,翠鸟物种的灭绝对于普通人生活并没有太大影响,反而真正受到冲击的是他们这些手艺人。所以作为从业者,他比普通人更不希望翠鸟灭绝,会尽力阻止这种灭绝的到来。为了更完美地解决该问题,左书侨先生正在与西南大学洽谈,争取尽快建立国内翠鸟养殖基地,做到在人工干预下,让翠鸟可控性繁殖,让点翠的原材料供给无后顾之忧。

  (小)点翠的魅力,并不只在于“翠羽”

  点翠被广为人知的是那一抹惊艳了时光的幽蓝,它随着光线变化,流转出不同的色泽。这源自于翠鸟羽毛的特殊结构,而这种特殊结构也造成了翠羽的不可替代性。

古装剧中的那抹“幽蓝”,你真的了解吗?

  当下,在网上广泛流传着用南京绒花、丝带、烧蓝、鹅毛替代翠羽点翠的说法,从环保或者业余爱好者的角度来说并无不妥,但在左书侨先生看来,迄今为止并没有一种材料能够完全呈现出翠羽的流光溢彩。

古装剧中的那抹“幽蓝”,你真的了解吗?

  但是,那一层翠羽就是点翠饰品的全部吗?事实并非如此,一件点翠饰品真正的“魂”是它集花丝镶嵌、錾刻、鎏金、点翠四项极其复杂精细的工艺于大成。点翠只占其中一小部分,少了它,其余三项技艺也弥足珍贵。

  实际上,对于一件点翠饰品,花丝镶嵌却是最为重要的部分,它构成了整件饰品的胚子,制作工序极为繁琐复杂,需要精湛的技巧和大量的时间才能完成。左书侨先生曾形容道:“如果把花丝镶嵌比作一个人,她长成什么样,好不好看,都只能看她自己,而点翠羽就相当于给这个人化上妆。人长得好看,妆化得好,犹如锦上添花;相反如果花丝镶嵌的胚子做坏了,就算妆化得再好,也无济于事。”

  由此看来,“点翠高昂的价格是因为翠羽的稀少”这种观点也不完全正确,毕竟它真正的价值在于花丝镶嵌和多种技艺融合。这种观点的流行或许是因为花丝镶嵌的工艺比点翠更难掌握,导致很多人直接省略了这一重要步骤,在已成型的胚子上直接粘贴羽毛造成的。

  (小)国内约有10家工作室,“点翠”也在创新

  谈到当下业界情况,左书侨称大约三年前,国内仅有北京两家以及他创办的侨色工作室共3家工作室在制作点翠。而现在,已有近10家工作室在从事该行业。

  他的侨色工作室已初具规模,目前共有50位工作人员在苏州和重庆两地从事点翠首饰的制作和销售,客户群体遍布中国、澳洲、瑞士、意大利、美国、法国等世界各地。另外,因为左书侨先生本是花丝镶嵌起家,他的工作室也成为国内唯一一个掌控从设计到制作胚子再到点翠全流程制作的工作室,从未找过代工。

  除此之外,他还与一家摄影工作室合作,提供自己收集的清代服装和点翠饰品,旨在向大众推广清代服装饰品知识。

  点翠的魅力并不只让国人感到惊艳,很多国外设计师还将与点翠工艺类似的羽毛细工镶嵌技术与腕表结合,比如伯爵ALTIPLANO系列腕表、梵克雅宝的非凡腕表系列等。左书侨也在致力于点翠的创新,他曾花费两年时间将点翠从平面变为立体,又用了两年时间把西方的巴洛克、洛可可风格融进点翠的设计。

  但在积极与其他艺术形式融合的同时,左书侨也秉持着谨慎。在他看来,虽然目前不同文化间的相互交融逐渐成为趋势,但是融合不能急于求成。一是发展需要时间,吸收了中西双方特点的作品若没有经过充分磨合,很容易丢掉点翠原有的灵魂;二是,对于点翠饰品,创新并不是发展点翠的唯一途径。因为本来点翠就是一门正统的古代传统技艺,古典美已经是它的一大特色。

  (小)跟风学习非遗,是在伤害非遗

  每一项非遗都面临着手艺传承和推广问题,点翠也不意外。

古装剧中的那抹“幽蓝”,你真的了解吗?

  左书侨认为如何让大众不带有个人价值观,客观地去欣赏点翠的美,是如今推广的重点,“也就是说人们不应该因为它使用翠羽而去鄙弃这门技艺,也不应该盲目追捧‘非遗’或因为点翠非常稀少而喜欢它”。他希望客人一进店,看到展品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很好看!

  如今,随着古装剧的流行,点翠日益红火,这对点翠推广无疑是一大助力。但在左书侨看来,点翠的红火也给这个行业以及从业者带来了一些问题。他提到,几乎每天都有6—10人在微博上询问他是否愿意教授这门技艺,“一些来到工作室的大学生因为看到制作点翠的工资不理想而选择离开,最后留在工作室里的员工只有30%—40%左右”。

  在他看来,这一现状值得反思,“赚钱本身没有错,但如果很多人都以赚钱为目的而去学习,以作品质量为代价强行提高产量,等到钱赚完了再离开这个行业,那他们不仅浪费了教授者的时间,也破坏了点翠的市场,破坏了那些手工艺人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市场。所以像点翠这种可持续发展的传统技艺,从业者绝对不能因为它的一时流行而去学习,而应该有自己在这个行业里细水长流的长期打算,自己的态度和作品的质量,不能因为外界点翠的流行而改变”。

  而为了让点翠更好地传承,左书侨还打算在国内建立翠鸟养殖基地,以便更好地解决原料问题。古装剧中的那抹“幽蓝”,你真的了解吗?

  【记者手记】

  由点翠推及其他非遗技艺,像点翠这样经历着大起或大落的非遗还有很多,很多人认为国家应该用更完善的法律法规来保护非遗,但即使是被认为保护法律相对完善的日本也有其缺陷。

  日本的“人家国宝”计划久负盛名,有的民间工匠会被日本政府授予“文化功劳者”称号;有的被作为专家邀请进入政府相关文化审议会参政议政;有的被请进大学课堂举办讲座;还有的被国外大学授予荣誉博士学位、在海外被授予勋章等5。这样提高非遗传承人的社会、学术地位的确会可以使手艺传承的阻力减小很多,但却只适用于一小部分非遗。比如,假如给草编编得最好的手艺人颁发一个学位,难道能阻止卖草编的人愈来愈少吗?当买卖草编的人越来越少,而教授奔波与国际议会,并纠结于给一个草编的故宫定三万还是四万的价格时,这项非遗就已经直面危机了。这种假设也适用于点翠、章丘铁锅、内蒙古的呼麦这样的非遗。中国的非遗那么多,国家不可能长久地帮助扶持每一项非遗技艺。所以,这一种通过提高手艺人地位来促进传承的方法对于某些非遗效果显著,但存在适用范围较小的情况,且存在受益群体有限的弊端。

  另外,在某些时候,国家补助某些非遗反而是在宠坏它。因为这些补助一定程度上会让部分手艺人产生依赖性,比如点翠凭借电视剧的一时红火让新入行的从业者有了投机性,但部分观局者迷的手艺人唯独缺了一点警觉性。时至今日,虽然有国家的大力普及,但很多人对于非遗的了解仍然肤浅,这让“非遗”更多成为了一个商业化的噱头,被麻痹的从业者认为“非遗”二字就是他们在市场上的免死金牌,一边做着作品一边静静地等待这个崇尚非遗的时代来追捧自己。但假如等到非遗的概念淡化了,古装剧的潮流也平息了,他们发现自己满仓的作品都卖不出去,就不知所措了,这门手艺也很有可能这样没落掉。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认为当代的从业者需要从改变自身开始,相比于注重“非遗”的名号,从业者应该更看重市场,做一个了解技艺精髓、了解社会需求、了解市场定位的新时代手艺人。

  第一步便是“认识这门传统技艺。”换而言之,就是拿掉“非遗”的名号后,这门技艺还剩下什么?它存在的价值是什么?而这个价值需要有不可取代性。科技发展的今天,有一部分非遗是已经被时代淘汰了的,比如说算盘,计算机已经取代并且超过了它的功能。当它被摆在展柜里时,就已经失去了使用价值,所以从业者要是不想这项技艺被时代淘汰,首先找到它在当下的不可取代性。以点翠为例,它不可以被任何饰品替代是因为它的两大特点:集四项传统工艺于大成,翠羽能够随着光线变化颜色。当明确一门技艺真正的特点后,手艺人考虑的应该是怎么把传统技艺的特色契合进客户的需求,因为社会需求度决定了一项手艺能否细水长流。社会需求度对于工具如章丘铁锅,取决于实不实用,对于首饰如点翠,取决于好不好看。“非遗”的名气在市场接受度上同样爱莫能助,如重庆的火锅,即使没有“非遗”的称号,喜欢的人也绝对不会少吃一口;又如昂贵的云锦、缂丝等,名气再大,没有市场接受度的技艺注定只能静静摆在展柜玻璃后面。

  即使解决了前面两个问题,非遗市场上还存在着市场定位与市场接受度不对等的情况。不要如一个麦秆编的故宫或者纸灯一个就要卖几万块钱,很少会有人愿意买。而价格高、耗时长的花丝镶嵌就只找固定客户群体,但假如一个成本不高的技艺,因为受到“非遗”名号的影响,将价格定的虚高,客户就不会去购买。

  所以对于流行的非遗,受潮流影响新入行的从业者,要保证的是作品的质量;而对于形势衰微的非遗来说,手艺人更需要的是更新经营理念,学会“撇开”非遗的名号,根据工艺的特点找准市场需求和市场定位。并非反对非遗传承人一心一意潜心研究技术,但假如想把一门传统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需要的不仅是用匠人的执着去完成自己的作品,更需要用商人的眼光去定位和营销自己的作品。(实习记者:杨润佳;摄影:黄中明) 

作者:实习记者:杨润佳;摄影:黄中明   网络编辑:张骥南

浮世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友情链接:香港经典三级  韩国三级电影网站  一夜七次郎最新网站-人人摸人人干-99国产在线-看黄色一级片  韩国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  久草在线影院  怡春院分院  香港经典三级-夫妻性生活影片-a片毛片免费观看-免费在线观看的黄片  一楼一凤影院  怡春院怡红院日本影院  香港经典三级  伊人久久大香蕉网  丁香五月啪啪  欧美a级片-欧美做真爱-欧美性交-欧美做爰视频免费播放  亚洲av  奇米影视  韩国三级片-韩国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香港经典三级-免费韩国成人影片  欧美巨乳  青青草成人在线  夫妻性生活影片  欧美群交-欧美av电影-欧美a级片-欧美做爰视频免费播放  台湾佬中文娱乐网  国产精品首页_国产精品伊人影院_黄片一级_青青草a免费线观a  在线观看中文字幕DVD播放  宅男影院  大香蕉伊人青青草  免费韩国成人影片  夫妻性生活影片  爱爱视频在线观看  夜夜骑在线影院  日本免费av毛片在线看